“王家小子,你们是不是本来想要教训他们的,结果误以为我们刘家是他们后台,所以才老是跟我解释一些东西?”刘向光奇怪的问道。

“啊?我们原本正要教训他们的,结果听到您这边要人,因为没问清楚,所以才以为您是他的靠山呢。”王启文回道。

“靠山?就他也配。”刘向光冷哼声中,神情突然变得阴沉恶起来道:要说关系,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人比我更想要碎尸万段了,你可知道他做了什么?他居然废了了我的儿子,你说我怎么可能会做他的靠山。”

“儿子?难道是刘建熊刘少,他吃了雄心豹子胆,居然敢动刘少?”

路长兴和王启文听到,都是震惊不已。

他们也算是老城区这一片的地头蛇,自然知道刘建熊对于刘家的意义。

而楚扬居然敢废了刘建熊,那他还有什么不敢的?似乎一下子,他们都想明白了为什么楚扬面对他们的威胁,没有丝毫动容的原因。

刘向光阴冷无比,紧盯楚扬。

“小子,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底气居然伤害建熊,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,我只问你,你能不能让我儿子恢复,如果不能,你跟我们刘家就算是彻底结了大仇了。”

刘向光虽然愤怒无比,可是依旧还是耐心的问道。

毕竟比起报复楚扬,他更希望楚扬有能力让刘建熊恢复。

这一点他也很无奈,因为刘建熊是刘家第三代唯一继承人。

可是刘建熊狼狈回家,开始还只是双臂被废,结果刚到家就双腿也失去了知觉,把刘家人都吓得够呛,然后他们开始试图救治刘建熊。

结果更重医生检测下来,发现刘建熊的身体正在以特别的形式退化衰竭之中,刘家找的不管是中医医医,都找不到原因在哪里。

那么要是真的楚扬能够把刘建熊救回来,他们起码会给楚扬一些承诺。

当然谁也不知道,那个承诺的时效性。

“我把刘建熊弄成了那样,当然可以把他救回来,不过,就刘建熊那种社会残渣,还有必要让他恢复过来继续祸害人间吗?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我压根别说刘建熊,就是你们这刘家,我都没有放在眼里,所以凭什么救他。”

楚扬不禁反问道。

“嘶……”

不管是路长兴还是王启文,现在他们反而有些佩服楚扬可。

要知道他此时面对的可是老城区土皇帝刘向光,那可是将很多人的生死操控的明明白白的大佬即便存在。

不管是路长兴还是王启文,平时对别人都是趾高气昂,可是面对刘向光,却会天然的会有畏惧感出现。

“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真的是无知者无畏,还是真的有什么强大到可以无视刘家这样的存在的背景实力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