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也不知道!”

宋子墨也很是慌乱,他怎么知道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!

他看着眼前足足十几个媒体记者,还有疯狂闪烁的闪光灯,眼睛微微眯起,耳边传来那一个个犀利无比的问题。

“有说宋少你和杨小姐早已狼狈为奸,合谋害了许小姐,这件事是真的吗?”

“有人看到宋少你和杨小姐出现在医院的妇产科,请问杨小姐是怀孕了吗?怀孕多久了?许小姐才刚刚出事,难道真如传言所说,你们暗度陈仓?”

“为什么不给一个正面回应?是不是你做贼心虚了?宋少?”

“外界的传言是真的吗?”

“宋少!请你给个回复!”

“……”

宋子墨抿唇蹙眉,他一开始是有些乱了阵脚,但这会儿也已经冷静下来。

反正,许迎曦在国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,这些人也不过是捕风捉影,根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些。

他完全没必要怕!

事实如何,全凭他怎么说都可以。

宋子墨眼底闪过一丝精光,面上流露出悲恸和愤怒喝道:“够了!”

见他开口,大家也都停了下来,争先恐后的把话筒递上前。

“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儿听来的谣言,是许迎曦她背叛这段感情在先,我和琪琪在一起,完全是情之所至。”

宋子墨夸张的仰头闭上眼睛,面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,“在许迎曦背叛我的时候,我甚至想过自杀!我对自己充满了怀疑,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什么!”

“是琪琪!是她在我最脆弱最难过的时候,安慰我开导我,才让我从那段痛苦的感情中走出来,琪琪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,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她?而且两家也有联姻的意思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!”

“真的吗?但杨小姐怀孕的事……”有人插嘴问道。

宋子墨面色冷沉,顾左右而言其他,反而质问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这段感情里受伤害的是我,你们还不放过我?今天是我和琪琪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,也被你们破坏了!我是被害者,却要被诋毁,而许迎曦这个加害者,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快活!”

“是不是许家那边的人让你们来混淆视听的?他们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!我都已经一退再退,看在以往的情分上,我只是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,如果再这样步步紧逼,那我只能撕破脸,把许迎曦之前的所作所为,全都爆出来!”

“到时候难看的,还不知道是谁!”

他话里话外的意思,都是在给许迎曦和许家泼脏水,说的振振有词,煞有其事!

见他这样,杨琪琪也有了主心骨,握着宋子墨的手,一脸坚定,“没错!虽然迎曦是我的好朋友,但是她有些行为,我真的看不过去。不过,现在她失踪了,所以我对她的所作所为,对她的人品不予置评,我很担心她的安危,也不想再说她什么。”

“但我们真的没做错什么,就要被你们这样污蔑,我真的很难过!希望大家能够保持理智,别在这里颠倒黑白,否则我会告你们诽谤!”

……

这一幕,落在许迎曦的眼中,反胃至极!

“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在放屁!”

别说是她,秦婉卿都差点控制不住脾气要冲上去,却被许迎曦给拦了下来,“为了这种人生气,不值当!他们现在说的有多狠,等会儿就会有多打脸!”

不过,在场的宾客们见宋子墨和杨琪琪这样义正言辞,几乎要相信他们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