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虽然你还是个孩子,但是你是将来秦家的继承人,所以你要明白,以后你说的每一句话,都不会是儿戏,既然这事儿你不会反悔,那么再好不过了,顾家那丫头,虽然她母亲出生不怎么样,腿瘸了,不过顾家倒也配得上我们秦家。”

那时候,他不知怎么的,听到母亲说着“腿瘸”这两个字,只觉得莫名的有些刺耳,脑海中一闪而过那顾安暖那张气鼓鼓的脸庞。

如果让那小家伙听到这话,该不会又要生气了吧。

“腿瘸,是为了救人,用一条腿,换了一条命。”他不由得说出了这句话。

当初打架之后,他也从旁人的口中听到了关于顾家那位女主人腿瘸的真相,是为了救易家的小女儿易谦恩,所以才会落入河中,九死一生后,虽然命保住了,但是腿却因为延误了治疗机会而再也好不了了!

“倒是难得,你这是在帮你未婚妻的妈咪说话吗?”母亲略带讽刺地说着,然后离开了。

而现在,在婚书上签了字,按了印,顾安暖在秦家的身份,也就等同于是得到了正式的确认。

以后,他们应该是会一直在一起了吧,这一刻,秦令寒的心中如此想着。

“那我是不是也要叫你寒寒?”顾安暖好奇地问道。

这一声“寒寒”,让秦令寒的眉头一下子皱起,小身子抖了抖,“为什么要这么叫我?”

“可是依依姐不是都叫陌尘哥哥尘尘的吗?”小家伙理所当然地道。

所以……她是有样学样了吗?秦令寒继续皱着小眉头,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,难得的露出了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。

总而言之,都是伍陌尘那家伙,开了一个不好的头。

“我不喜欢别人喊我寒寒。”他撇撇嘴,感觉好肉麻。

“为什么不喜欢,我觉得寒寒很好听啊,你也可以喊我暖暖。”她道。

他微微一愣,这才发现,他和她的名字,竟然还是反义词。

也是,就像他们的性格,本来就截然不同,如果没有那一场爆炸,他们之间,也许游乐场之后,就根本不会再见面了。

他出神的想着,一时之间没有吭声。

而他的沉默,却让她以为他是答应了,顿时兴高采烈的一下子抱住了他,“我就知道你会答应,寒寒很好听的,以后我喊你寒寒,你喊我暖暖哦!”

秦令寒猝不及防,一下子被抱个正着,他下意识的想要推开顾安暖,只是当他抬起手的时候,她那还沾着红印泥的手,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手。

那红色的印泥,还有那种牢牢抓住的触感,让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初在爆炸的时候,她牢牢地抓着他手的情景。

他听过他身边的人说过当时他和顾安暖被救出来时候的情景,据说,那时候她已经昏迷了,但是她却还是牢牢抓着他的手,甚至当时的救援人员,需要花费一些时间,才把两人的手分开。

而他的手上,还有不少血迹。

原本以为是他手受伤了,后来清理的时候,才发现,那上面的血,并非是他的血。

所以,当时他手上的血,是顾安暖的血吗?

这红色的印泥,就像是当初的血似的。

而就在秦令寒的再次愣神中,顾安暖已经很费劲地踮起着脚尖,再拉着他的衣襟,以至于他情不自禁地弯下了一些腰,而她的唇,就这样印在了他的脸颊上,给了一个很是响亮的亲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